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文化园地 > 雪里已知春信至

雪里已知春信至

2021/11/1 13:51:35 人评论 来源:中国环境报

雪里已知春信至2021年10月27日 来源:中国环境报    冬奥村。 孙晶岩摄   盛夏,北京奥运会延庆赛区满目郁郁葱葱,我注视着小海陀山,草木茂盛,视野开阔,令人心旷神怡。高山滑雪赛道全长9.2公里,沿着山脊绵延起伏,赛道…

雪里已知春信至

2021年10月27日       来源:中国环境报

 

  冬奥村。 孙晶岩摄 

  盛夏,北京奥运会延庆赛区满目郁郁葱葱,我注视着小海陀山,草木茂盛,视野开阔,令人心旷神怡。高山滑雪赛道全长9.2公里,沿着山脊绵延起伏,赛道上铺着植物纤维毯,这是耐寒的草籽,草对于水土流失可以起到防治作用。

  往事如烟,2019年6月,我到小海陀山采访冬奥建设,当时还没有柏油路,我乘坐全地形车在土路上跋涉,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给了我见面礼,一个跟头摔得我满身泥泞。我用照相机记录延庆赛区建设的瞬间,照片也忠实地记录了我衣服上的泥点。报告文学的生命在于真实,而现场感是真实的保证。

  我见到了廖凌冰,他是北控京奥公司设计部负责园林景观设计的工程师,毕业于四川大学景观建筑设计专业。山是有灵性的,小海陀山为什么会生长这些植物是千百年来物竞天择,适者生存的缘故。建设赛道之初把一座野山剃成了一片片的秃瓢,要想修复如初就要了解它原有的面貌。于是在冬奥工程大面积展开前,廖凌冰与他的同行们就对整个建设地进行了生态本底调查,对原有林斑分布、动植物分布、河流分布等进行了调查记录,这对后期的植物设计非常关键。他们在小海陀山中进行本底调查工作长达数月,编制了动植物保护手册,对建设者进行施工中的生态保护培训,让每一个冬奥建设者都去了解这座山,将生态修复理念贯穿到整个冬奥会场馆的建设过程中。

  首先做基础伐树,整个小海陀山云雾缭绕,土里面石头多,机械无法上山,只能靠人工或者驼队往山下背树、运土。他们往上板泉村八号地移栽了2.4万棵树,往松山国家级森林保护区移栽了1.1万多棵灌草,山有山的规矩,只有了解小海陀山,才能修复好她。

  小海陀山的海拔落差将近1400米,山中的植物呈垂直带谱,从山脚的常绿色叶混交林到中海拔的低矮灌木丛,再到高海拔的落叶松林及白桦林,最后是高山草甸,他们需要根据不同的海拔选择不同的树种。山里的规矩可不止海拔一种,阳光的规矩,风的规矩,土壤的规矩,水源的规矩,都需要他们去了解,去尊重,去实践。

  万物生而有灵,小海陀山也是如此,有着根深蒂固的本土记忆。本土记忆就是不能有外来入侵物种,比如牵牛花很美,但是牵牛花不是小海陀山的本土植物,不禁冻。我观察了小海陀山的植物,发现凡是适合在公园里生长的迎春花、菊花、兰花等大部分花卉都不适合在小海陀山生长。海拔决定了植物的生态分布,小海陀山的植物必须是耐寒、抗冻、抗风的植物,必须是那些皮实的、粗犷的、倔强的、有着顽强生命力的植物。我曾经与环保工程师聂顺新一起去小海陀山看表土剥离,表土剥离之所以珍贵,是因为土里的本土植物种子其他地方买不到。种子的生命力太强了,剥离下来的表土存放一年,日晒雨淋无人理睬,可是重新撒在作业带上照样长出植物。

  “海陀带雪”“云海日出”是延庆的盛景,游人上海陀山是哪儿漂亮去哪儿,而园林景观工程师和环保工程师则是哪儿难看去哪儿。从2018年开始,廖凌冰等人对赛道工作面进行表土剥离,在赛道周边及边坡上种植了油松、山杨、元宝枫、青杨、暴马丁香等乔木;云杉、樟子松等常绿植物;种了山桃、山杏、迎春、三桠绣线菊、迎红杜鹃、小花溲疏、胡枝子、天目琼花、金银木、紫穗槐等灌木;还种植了东陵苔草、紫花苜蓿、披碱草、高羊茅、早熟禾、黑麦草、铺地柏、沙地柏、三叶地锦、五叶地锦、狗枣猕猴桃、麦冬、垂盆草、景天、佛甲草等地被;在停车场及下凹绿地种植了油松、元宝枫、核桃楸、旱柳、山桃、山杏、金银木、沙地柏、蒲苇、狼尾草、鸢尾、马蔺等植物,不停地浇水、养护。

  赛区有126块修复土块,面积为191万平方米。冬奥建设者赋予小海陀山新的记忆。他们就地保护五角枫、白桦、山杨、蒙古栎、核桃楸等原生树种,避让珍稀苗木,保护山中原始村落,工程依山就势,将施工对植被的破坏降到最低,传承山的本土记忆,还要将它延续。

  延庆赛区有山林场馆群,生态冬奥园,这是冬奥工程的设计理念,要想冬奥场馆群融入山林,那么冬奥工作者就要走进山林。植物的事情应该与植物对话,小海陀山从无路到有路,从安静到喧哗,廖凌冰与他的同行们不知走过多少个来回,直到将一草一木牢记于心,直到他们发现自己早已是这小海陀山的一部分。

  自从第一条施工路打通,廖凌冰和同事没有一刻停歇,只要有一周没有去山中查勘,现场就已经有翻天覆地的变化,他们要用三年的时间完成冬奥工程的大部分工作,而这是从无到有的巨大工程。生态修复工作是最急速的那一道闪电,因为受气候和种植条件影响,低中海拔有两个种植季,大规模的施工要在雨季到来前和冬季来临前完成,这有利于植物的存活,也更经济生态;而高海拔地区全年仅仅只有一个种植季。

  2020年是生态修复工程最集中最关键的一年,他们需要在种植季来临之前,准备好所有的事项,踏勘现场,针对性地给出方案,对苗源地进行调查,确保没有生物入侵,对外购的种植土做好检疫工作等。

  生态修复讲究时效,越早修复效果越好也越简单,冬奥工程工期严峻,他们成立了“生态修复敢死队”,白天在现场发现问题后,当时就提出解决思路和解决方向,并将任务分配到个人,当晚就由廖凌冰整理并记录过程。他把全部心思放在延庆赛区的生态保护上,与同行一道指导工人对赛区进场道路两侧边坡进行生态修复,在施工过程中设置动物通道,保证野生动物活动畅通,来去自由;随着场馆建设方案的确定,生态修复措施随场馆建设同步实施。2019年,松山路口两侧有3000亩生态林景观得以提升。

  规划设计冬奥森林公园,作为冬奥遗产保留下来。小海陀山是一座石山,建设者充分就地资源化利用,将赛区施工过程中产生的废弃石材、木材变废为宝,利用石材修筑挡墙、树池、临时停车场、生态排水沟等。利用树木搭建树池、临时存放平台等。把地表土人工剥离,回铺绿化带。表土营养成分高,有很多植物种子在里面,工人们用小铲子和手做表土剥离,整整剥离了7.68万立方米表土。小海陀山石头尖利,工人们就地利用石材做挡土墙,没有从外面购买石材。

  由于雪车雪橇三号路的施工,导致东侧坡体不稳定,需做混凝土格构梁处理。但是大面积的混凝土格构梁坡度极陡,生态修复难度特别大,此区域在奥运村的西面,也是未来观众进入雪车雪橇广场的必经之路,是延庆赛区的脸面,不绿化很难看。边坡坡度有60-70度,他们将种子和粘合剂糅合在一起,喷洒在格构梁里,方格内采用蜂巢格室+喷播的方式进行生态修复,在横梁之间种植爬藤类植物,在格构梁下回填赛区弃土,再用油松等高大的常绿乔木,配合与周边融合的色叶树种,有效遮挡格构梁体。

  截至2020年底,已经超计划完成了整个生态修复工程的94%。2021年,将完成全部的生态修复工作。小海陀山是为冰雪而生,2021年这个冬季是建设者最后一次全面测试造雪设备,廖凌冰去查勘冬季种植效果时又完整地走了整个赛区。全规模造雪让人心潮澎湃,雪花飘扬在山谷中的所有角落,大千世界都被皑皑白雪覆盖,山中的林木接纳每一片雪花,让它们在自己的肩膀停留,廖凌冰几乎分不清楚哪些林木是原来的主人,哪些又是带来的宾客。

  2021年11月,小海陀山高山滑雪中心将开始造雪,冰雪才是这里的主角。2022年的2月小海陀山会穿上一袭白衣迎接世界的目光。五湖四海的眼睛都注视着那个早春二月。雪里已知春信至,望着漫天飞雪,我分明听到了春天的信息,春天的韵律。

  作者简介——

  孙晶岩,中国作家协会会员、中国报告文学学会理事、国家一级作家。著有《中国动脉》《山脊——中国扶贫行动》《五环旗下的中国》《震不垮的川娃子》《西望胡杨》《中国院士三兄弟》等16部长篇报告文学,四部散文、报告文学集、一部学术著作及若干电视剧、电视专题片、微电影。曾获全国优秀报告文学奖、中宣部“五个一工程”奖、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第四届“三个一百原创图书出版工程奖”等。


相关资讯

    暂无相关的数据...